比如广东是外向型省份

2021-07-22 01:19

“广东此轮开启的大规模金融改革创新试点借的是珠三角发展规划的东风!”为什么这样说呢?省社科院财金所所长郁方解释说,2008年12月国务院批复的《珠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08-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纲要》)明确提出,允许珠三角在金融改革与创新方面先行先试,建立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

“总体方案的获批对广东金融发展是一个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机遇,它将为广东下一步抢占金融创新改革制高点开通政策航道。”郁方说。

“珠三角金改比温州金改试点领域更多,内容有更多特色,比如广东是外向型省份,对人民币国际化要求更高,与港澳台、东盟的金融合作更紧迫,因而《方案》中均有明确表述。”郁方说。

《总体方案》的核心是围绕深入贯彻实施《规划纲要》,通过建设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推进广东经济金融良性互动、科学发展,全面建设金融强省。《总体方案》明确在建立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过程中,对中央已经作出部署的一系列金融改革,应率先加快推进;对符合未来发展方向的金融改革,应积极探索,先行先试。

金融业因其影响面大、高风险、准公共产品等特征一直是国家严格控制领域。金融改革创新是一个在“深水区”的探索,许多方面要受制于国家宏观政策部署和监管部门的规制约束,设置试验田为全国金改提供先行经验是符合我国国情具有最经济改革成本效应的战略选择。广东要将《规划纲要》赋予珠三角建立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这项政策落到实处,必须要有一个切实可行的战略部署并获得中央和各部委办的支持,才能真正推进金融改革创新“先行先试”,否则在目前规制下“先行先试”只能是一个漂亮的篮子,无法装任何实质内容。于是,2012年6月27日,由广东省政府上报国务院的《总体方案》获批,珠三角地区正式获得金融改革创新“先行先试”权。

“天时地利人和俱全,广东金改会较之温州的更大、更全。”如广东省副省长陈云贤所言,相比温州的金改方案,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政策“内容更全面、覆盖面更广、表述更具体”,“温州能做的我们都能做,温州不能做的我们也能试,是广东金融改革创新先行先试的重要政策保障。”

广东金融学院院长陆磊评价珠三角金改政策,“这是真正的国家战略,这里是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站,而人民币国际化将引至整个东南亚地区政治、经济、地缘等一系列大的变化,我们将会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范围内的货币版图”。

也有学者认为,温州金改更多是解决民间资本流动问题,促其阳光化、制度化;而珠三角金改则更多体现国际化,包括人民币国际化的大方向。两者位置都非常重要,只是角度不同。(古国真 张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