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把里面的不良成分去掉

2021-07-08 19:48

不过,这一说法遭到了专家的驳斥。北京中医药大学原校长高思华解释称,中药可以通过炮制和药材配伍最大限度地增加疗效和降低毒性。朱砂很少被单独使用,中成药基本都是复方药品,并在适当时机停止用药,因此达不到人体中毒的积蓄量。

一则“同仁堂40种药品被曝含有朱砂”的消息,让中成药再次陷入了“有毒”的舆论漩涡。尽管同仁堂随后紧急发布声明称,朱砂为常用传统中药材,按说明书服用安全有效,不过依旧难以摆脱有毒物质入药的质疑。

专家指出,实际上,中药临床是否安全的关键不在于自身是否有毒性,而是在于临床能否合理应用,很多毒性药,只要应用得当,通过复方配伍和辩证论治,就能在临床上起到很好的治疗作用。目前我国药典中收载的含重金属中成药均是复方制剂,如果患者在医生指导下合理使用,不会出现汞蓄积导致的不良反应,完全可以保证用药安全。

“朱砂等含汞中药引发毒性反应的主要原因,是错误地将含汞药物作为保健药物,超量、超时使用。中医服药讲究‘中病即止’,只要在医生指导下服用,就不会引发毒性反应。”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长华说。

公众质疑的另一个焦点在于:这些有毒物质入药后,毒性是否犹存于药品中?对此,徐荣谦认为,把中药当作天然的无毒药物,这是长期以来在公众中间存在的极大误解。而公众对中药认识存在偏差,恰是造成有毒物质入药恐慌的原因之一。

上述消息一经曝出,便引来公众的广泛质疑:为何有毒物质却被入了药?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在临床当中发现服中成药出现重金属毒性反应的情况。”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儿科教授徐荣谦表示,以朱砂为例,中药的四种剂型丸、散、膏、丹中很多都含有朱砂,丹剂在儿科用药非常普遍。古代传下来的中医儿科有四大药证“痧、痘、惊、疳”,也就是说,以前儿童最容易得四种病,即麻疹、天花、惊风、疳症,治疗惊风时,朱砂就是一味很有效的中药。

对此,同仁堂发表声明称,朱砂作为常用中药,始载于中国第一部药物学专著《神农本草经》,距今已有约2000多年的历史。此后历代本草文献及建国以来各版《中国药典》均予收载。在现行的2010年版《中国药典》中,朱砂具有清心镇惊、安神、明目、解毒的功效。中成药中使用朱砂是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与其它中药配伍治疗疾病,符合中医配伍理论。

而作为汉森制药的独家专利,四磨汤的其中一味成分槟榔,被曝早在2003年就被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癌症研究中心认定为一级致癌物,其定义为“对人体有明确致癌性的物质或混合物”。且近年来众多研究也证明,槟榔对人体致癌的流行病学上有充分证据。

“中药炮制的主要精神就是去毒,经过炮制、提取、除杂处理以后,有明显的解毒作用,可以把里面的不良成分去掉。”作为四大南药之首的槟榔陷入致癌风波,这让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科学家李连达感到不平。

“历来的经典医学理论都有利用药物以毒制毒的依据。很多西药都有毒性,对肝肾功能产生损耗,但不影响其使用。”中华中医药学会副会长杨明会表示,朱砂作为常用传统中药材,有慢性毒性反应不是新话题。而用“毒”是中医药的一大特点,中医药历来就有“以毒攻毒”的提法。

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柳长华解释道,有毒性的中药不会单独使用,而是与其他味药配伍,保证复方药在发挥总体疗效的同时,将其中单味药可能产生的毒性降到最低。

李连达认为,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报告中所提含致癌物的槟榔指的是“咀嚼槟榔”,而非“药用槟榔”,两者应区别对待。目前,还没有可靠证据证明中药里面的槟榔是致癌物质。对此,中国药典委员会顾问、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季绍良表达了相同的观点。他表示,2010年版中国药典里含有槟榔的品种有225个,药典里记载槟榔没有致癌性,连小毒都没有,目前也不会对此进行修改。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研究员李建荣指出,以含汞中药为例,研究表明,如果长期反复使用,汞在体内蓄积到一定程度后,有可能导致肾功能损害等不良反应。但中医药应用朱砂等含汞制剂治疗疾病多采用复方配伍用药,含汞药味或经过炮制或通过与复方中配伍药味共同使用,可达到“减毒增效”作用。

专家认为,不能说中药含有毒性成分就有害,要辨证看待中药毒性,中医理论历来就有“以毒攻毒”的治疗法则,很多时候正是中药的“毒性”纠正了人体的“偏性”,起到治疗疾病的作用。医学界熟知的砒霜治疗血癌就是典型的例子。此外,全蝎、蛇毒、雄黄等毒性中药均被证实对多种癌症治疗有效。

而在国家药典委员会首席科学家钱中直教授看来,在这次曝光的同仁堂朱砂成分含量超标报道上,媒体混淆了两个基本的问题:一是朱砂与汞(俗名水银)是两种不同物质;二是朱砂作为矿物入药,其目的是为了治病,将汞的毒性套在朱砂身上混为一谈,不科学也不符合化学反应原理。

有一种说法称,朱砂之所以具有清心镇惊、安神的功效,是因为人服用后已经出现了慢性中毒的症状。生物化学博士方舟子亦曾公开质疑称,“很多常用儿科中药都含朱砂、雄黄,凡是含朱砂的药都有害,都不要用。重金属会在体内积蓄,用一点就是毒害身体一点。”

然而,舆论汹汹,并未因涉事企业的一纸声明而平息。5月25日,在中国中医药协会牵头召开的“中药安全性问题座谈会”上,多位专家对“有毒物质为何被入药”这一问题进行了阐释。

在汉森制药的公告中亦有相似表述。公告称,《中国药典》为国家监督管理药品质量的法定技术标准,药典中所收录的药材均经过严格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槟榔为《中国药典》一部第342页收录药材。同时,槟榔为我国四大南药之首,具有杀虫、消积、行气、利水、截疟功效,在国内中成药中应用较为广泛。

根据媒体报道,同仁堂集团现有的定心安神、清热解毒等常用药品中,接近40种药品含有一种叫朱砂的成分。在小孩可用药中,也有3成左右含有这种成分。这种大量存在的药物,因为主要成分是硫化汞,已经被证明含有剧毒,在美国、日本等国家是被禁止入药的。

事实上,同仁堂遭遇的风波并非个案,而是关系到中药产业的普遍问题。草乌,云南白药“保密处方”的成分之一,被质疑含有毒性成分乌头碱;槟榔,汉森制药拳头产品“四磨汤”的重要成分,被曝出为致癌物……今年以来,一系列针对中药成分的质疑,将中药安全性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